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校园资讯

关注李靖画室微信公众号
获取更多新闻动态

地址:北京李靖美术培训中心金盏校区

电话:130 0101 5185

           010-8434 9059

潘老师:186 1079 4366(微信同号)

何老师:185 1340 5366(微信同号)

刘老师:185 0015 2466(微信同号)

【李美故事会III】一场风到底能有多远?

李美故事会III

李美故事会开展后后台收到了很多小橙子们的投稿,

照片,视频,文章……

这些是小橙子和李美所有老师共同的美好回忆,

总有些瞬间,

温暖着整个我们一起集训的时光。

 一场风到底能有多远?

——题记


当你走过这里的脚步声不再生涩尖锐,被地面包容,汇入风尘。当流零空中的黄叶不再矜羞踌躇,犹豫踯躅,落向你的肩。

当你能够从年迈的狗子和猫眸子里捕获到热情;当你梦中的呓语能够触起池水的涟漪。不经意间,你已然成为了李美的一部分,像草木般不值一提却又不可或缺——你终于融入了李美的静谧。

亦或是,这份静谧融入了你。

我来到画室时,已是暮春。阑珊的春息被阳光熨得火热。

一场风到底能有多远?,北京画室,北京美术培训,01父亲拎着行李走在后面,回应着门卫的招呼。

我向前走,地晒得响亮。闭上眼,仿佛又听到了昨夜火车窗外星河的涛声。远处传来风的唿哨,我向前走着。

以后的以后,就像这么走着。

在李美的大园子里,纵然无缘邂逅春的娇媚,却有幸体悟到了夏的浓烈,秋的静美与冬的高洁。

在这里,我听过经久不倦的蝉鸣鸟语,林动潭声。他们凝成画笔,蘸着泥土写诗,勾画出不朽的蔓枝,在长廊蘇芳的砖墙前亸下醉人的绿,荡漾起香泛金卮的清池。

一场风到底能有多远?,北京画室,北京美术培训,02鸽子飞过的地面摇曳着斑驳的树影。我相信,拨开被晨光剪碎的阴翳,会看到那棵树——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,“一半在土里安详,一半在风里飞扬,一半洒落阴凉,一半沐浴阳光,非常沉默非常骄傲。”晚霞熟透它清晨结下的果子。只等果子吮下了最后一滴露水,我们就去将它摘下。轻拭掉岁月的埃尘,掷给时光。

在这里,我见过“羌胡碧落潭池外,高杨黃却西风中”的恬然清秋。我亦曾在“清雾喏语漫寒廊,万籁此寂唯吁声”的深夜里踱步,回忆“汗落山路伴歌声,晞洒流响与秋风”的爨地写生。烧烤会的焦糊味和羊汤的腥膻被月季晕染得淡了,与花瓣一同落下。会有猫在花树下婥约,嗅出每一片落英里的温柔。

一场风到底能有多远?,北京画室,北京美术培训,03停留过这里的风,曾呼向八荒寒原里的山河陌路,唤起一夜冬雪下的百年孤独。女孩在飘雪的路灯下仰起脸。迎着光呵一口长气,笑出声,觉得那一刻的自己很美。雪地上留下错落的印迹,通向白色的模糊的尽头。

 风声里,你我皆是过客。

夜深了,猫卧在房顶最孤独的地方,看着深邃中的光点与透亮。稀星之下,远方的城市,朦胧还是明朗?

破晓时分,鸽子在颉颃中机警探视着影子里再无法归来的敌人。或许仍浪迹天涯,或许已客死他乡。花鹦鹉在伴侣的翅膀下轻啄那藏进羽毛的菁华。那一刻,它们再听不见鸡鹅的碎语,把整个世界锁在笼子外。在巢穴里从头到尾抚摸它们守护一生的惊蛰春雨、酣然宁夏。

风偷去狗子眼中的缭然花影,只留下残照里呜呜沉沉的吁声。它看见,在村口的十字路上,那个牵着萨摩耶的男人,帽檐遮住模糊的五官,低低地抬头。

铅华在继晷焚膏中慢慢褪去。那些你年少时崇拜的身影一点一点重新清晰起来。少去了不经事的盲目,多了执着、坚毅,多了玉碎瓦全的戏谑与沧桑。笔尖与纸面摩擦,在生命里隽永。即便只是须弥中的芥子。万物装点的景晖下,我们生长。

“缺乏了梦想的夜晚是那么的混沌,缺乏了梦想的黎明是那么的苍白。”迟子建如是说。许多年以后,你会忆起多年前那些迟迟不眠的夜晚,和那些称之为早的清晨。

你会忆起初发校服的下午,和同伴做的小黄人或是马铃薯的无稽争议。你会忆起晚会时台下的歇斯底里,台上的如履薄冰。你会忆起自习室的年夜饭局,把希望祝福与嬉笑牛皮一起下入火锅的浓浓雾气。食堂后厨五点的灯火和宿舍自习间彻夜的光明。周四晚上的疯狂和假日的京郊旅行。叶店的饼仍在烙着,你匆忙抓起一个便在上课铃声里急急远去。饭后的球场,洋哥健步如飞,和你一起挥汗,大口喘息。《金盏战车》里的刀光剑影,各现神奇。画面上陡然多出的红色光点与耳边接踵而来的“你看这里……”……

一场风到底能有多远?,北京画室,北京美术培训,05图片来自李美故事会投稿作品:@L·S


你噙目不再去多想,将回忆留给宁静。

现在,入夜已深。我盘坐在卧室的窗前,抛思于回家前的种种。苍白羸弱的月华在昏沉的黑风中打着旋儿,笼罩着城市无声的病态。日渐吃紧的画材和口罩一样珍惜。我搁下笔,双手合十。看向黑暗,不夹杂一丝恐惧。这些日子,必将成为历史长河中难以磨灭的一道痕迹。多难兴邦,我坚信中国一定会赢得最后的胜利,会迎接比十七年前更加璀璨夺目的黎明。

我也坚信,在那个硝烟涤净的清早,我们终会回到这里。让久违的重逢,打破旬月的沉默与希冀。晨曦中,我们流泪,我们追逐,我们奔跑。最后用尽全身的力气,给身边的人一个在光阴中愈加深沉,也愈加熨帖的拥抱。

将来,你会去到各个不同的地方,你会惊异于脚步声中叫人感动的微妙差异。但总会有那么一段跫跫的旋律,在你不禁意间回想起——那是属于李美的记忆。在脑海里生根,旋出洁白的花絮。它会被风裹挟,灌满你的衣衫,深入肤体,最后在你匆匆的脚步声中藏匿,悄然飘向下一个远方的通衢。

我知道,来自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。

谨流年,无知岁月。

棠适写于家中

2020.2.14(夜)

一场风到底能有多远?,北京画室,北京美术培训,07图片来自李美故事会投稿作品:@L.S


北京画室其他动态推荐:那些定格的瞬间温暖着我们的回忆

 
↑↑加QQ群
电话报名
010-84349059
手机报名
130 0101 5185
潘老师:
186 1079 4366
(微信同号)
刘老师:
185 0015 2466
(微信同号)
何老师:
185 1340 5366
(微信同号)